敢爱敢恨兰花花,编剧跟你谝一下

摘要: 把信天游里的故事变歌剧?

09-05 17:03 首页 国家大剧院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英英(的)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人。
五谷里(那个)田苗子,数上高粱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呦),就数(那个)兰花花好。
正月里(那个)那个说媒,二月里订,

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
三班子(那个)吹来,两班子打,

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
兰花花我下轿来,东望西照,

照见周家的猴老子,好像一座坟。
你要死来你早早的死,前晌你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
手提上(那个)羊肉怀里揣上糕,

拼上性命我往哥哥家里跑。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

咱们俩死活呦长在一搭。

▲陕北民歌《兰花花》歌词


《兰花花》的旋律在中国家喻户晓,这首歌曲是陕北民歌中最广为流传的一首,从30年代传唱至今,深受几代人的喜爱。国家大剧院以民歌《兰花花》为素材,创作推出了中国原创歌剧《兰花花》,将于101日至5日国庆期间首演问世。


该剧自2011年启动,2017年创作完成,创作过程历时六年。大剧院经过多次尝试与论证,力邀以作曲家张千一、编剧赵大鸣、导演陈薪伊作为核心创作团队,并邀请舞美设计霍廷霄、服装设计陈同勋、造型设计陈敏正三位在当今影视界炙手可热的设计师作为制作团队。六年时间内,大剧院召开剧本创作会20余次,剧本先后修改7稿,组织音乐试听会10余次。



不同于大多数中国歌剧有文学名著或历史事件作为剧本的文学依托,歌剧《兰花花》源于一首民歌,这为整剧创作带来很大难度。编剧赵大鸣为歌剧创作了全新剧情和角色,剧情跌宕起伏,每个人物的刻画都细致入微。



编剧眼中的《兰花花》



我所了解的《兰花花》的故事,其实特别简单,就是源于那首陕北民歌。比较流行的兰花花的故事有好几个版本,但似乎都是不坐实的传说,正史里也没有记载。只能说明民歌《兰花花》是个集体创作的产物,这个故事带有很多人的想象,那首歌兼有各种西北民间传统的酸曲、苦曲常有的模式。此外,《兰花花》还有其他不同形式的文艺作品,光我看过的舞剧就有两三部。但是我的剧本里的人物和剧情,跟民歌和其他版本都不一样,是全新创作的。

为什么看上“兰花花”



“兰花花”的歌曲流传已久,为人所熟知。其中的曲调悠扬委婉、情感也很动人。然而编剧择此题材创作歌剧,却不只因为已经流传的歌曲,而是更加看中这一歌曲背后,可能蕴藏着的千百年来中国社会、特别是最广大的农村社会,久已形成的伦理道德和礼教文化,与个人情感命运的激烈冲突。这种命运的冲突,为戏剧提供了强大的结构基础。即便一切都发端于一首民间歌曲,最终也可能达到史诗般浑厚而壮阔的舞台艺术境界。


在现实的世界与真正的戏剧里,没有人生来就为作恶;犹如没有人天生就应该完美。善与恶的行为选择,往往是在欲望与现实、情感与尊严、个人与群体社会的冲突中,因各自身份的不同,所做出的必然选择。每个人其实都在与命运做艰难的抗争、甚至殊死的搏斗。这便是人生的悲喜剧,也是戏剧人物的性格魅力所在。兰花花”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都在刻画完成着自己的人格轮廓与命运轨迹,他们交织碰撞在一起,戏剧便由此而生成。


这个剧本真正深刻的地方在于:剧中的每个人物,不存在歌颂,批判了什么,而是客观,深刻地展现人性的生存状态。兰花花甫一出场,人性就展开了殊死搏斗。由此,我们不禁会追问:在家河这样的道统社会中,如果出现了兰花花这样美貌的女孩子,这是好事吗?世俗社会中,可能发生悲剧。

“原生态”的“兰花花”


我创作这部剧的时候,兰花花这个形象,我并没有刻意地拔高,让她反抗,让她有女性觉醒意识,冲破束缚,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因为兰花花是一个原生态的女孩子,所谓原生态,是这样一种状态:她只是蓝家河一个长得好看姑娘,她的生长环境闭塞、落后,几乎没有受到现代文明社会的影响,就像野地里生长的一朵花。她是个纯朴的、按照自己天性追求爱情的女孩子,有着最质朴的人性的表达。剧本第一幕里,她的核心唱段青天白日阳光下中,是这样唱的:他没娶,我没嫁,到底犯了谁家的法?从这个层面看,我们就更容易理解她跟外乡人骆驼子钻谷子地,即使亲爹起气得要死,她都不畏惧。而这种行为,我们不能误读成所谓的反抗觉醒。如果说反抗,容易理解成现代社会中,经过文明洗礼的人,觉悟了的表现,即站在某种观点上,反对某种观点。而这个剧本中的人物,自始至终达不到这个层面。全剧一切矛盾冲突的根源,只是因为兰花花长得好看。编剧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人物性格的生动与精彩。我要表现的,就是原始的人性,不掺杂任何文明时代束缚,规训的人性,就是她这个原生态的劲儿!

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

苦苦的思念留在心上

牵挂的人儿走在路上

你可知道——原上花儿已经开放


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

苦苦的思念留在心上

(兰)牵挂的人儿走在路上

(骆)兰花花我的心尖尖你要等我

▲兰花花独唱与骆驼子重唱《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


周老爷的“真面目”



周老爷很容易被误读成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的封建族长。其实某种意义上周老爷恰恰是最具有文化自觉意识的人物,也是全剧中最复杂的人物形象。没有他,这个剧本很可能只是个小儿女情长的乡间酸曲儿,有了他,这个剧本才复杂厚重,立得住。他在剧中是维护乡间公德道统的长辈。相比于兰花花原生态的呐喊,周老爷的行为是 “文明规训的产物。 

他最初是真心要维护蓝家河的礼教风化的,这是他作为族长所必须承担的,他的身份和责任感也要求他必须这样做。但是因为他见到兰花花,不能克制男人对美貌女性的欲望。他初见兰花花时,他不禁感叹:这女子竟是天上人,偏偏我老了,她才到!在半夜三更跨进兰花花窑洞口的时候,他做了最后一番挣扎,一大段独唱多少天茶饭无味道出了他的全部心声,他一直惦记着兰花花,做梦都想要得到她。不可否认,周老爷是逼死兰花花的直接凶手。为什么对兰花花那么大的仇恨?因为低估了兰花花性情的刚烈,在兰花花拒绝了他之后,兰花花还把他的所作所为都公之于众,让他苦心经营大半辈子的正人君子形象、大家长形象轰然倒地。从此,蓝家河的乡亲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尊重他,他没脸见祖宗,身败名裂。他全剧本中,周老爷和兰花花这两个人物,某种程度上,形成了文明和原始的二元对立。

多少天茶饭无味

多少晚夜不能寐

眼前尽是那女子眉眼

心火熬得我皮焦骨脆


怎么会如此乱了方寸

谁让我这样心智昏聩

神思恍惚我到这里

究竟是为了看谁?

▲周老爷唱段《多少天茶饭无味》


“人群里是羊,羊群里自在舒坦”



赶羊是剧中最卑微、最令人怜悯的一个人物。他是个人下人,村民们调侃他是又傻又憨的怂人一个,无家无业的光棍一条,他一出场,就以唱段人群里我是一只羊,可是我头上的天也一样蓝,我眼里的花也一样好看清晰地交代了他的人物形象。他是周老爷家的羊倌,憨厚老实、逆来顺受。兰花花是全村的大美女,受到许多男性仰慕,可偏偏最后娶了兰花花的是他。当他得知周老爷要把兰花花嫁给自己时,仿佛天上掉下馅儿饼般喜出望外,而当兰花花过门,告诉赶羊她已经与人私定终身并怀有身孕时,赶羊就像遭遇了晴天霹雳,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尊严的丧失,莫大的屈辱。一天的时间里,赶羊经过这样的大起大落,有很强的戏剧性。

赶羊最终的结局是离家出走。促使他离家出走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兰花花的拒绝,而是周老爷的瞒骗。周老爷做主把兰花花嫁给他,但是又没有告诉他兰花花已经怀上了别人的娃。剧中,周老爷原本对他有养育之恩,是他唯一的亲人,哀莫大于心死,赶羊最悲哀的是,他心死了。

人群里我就是只羊

羊群里我才自在舒坦

可是啊——

我头上的天也一样蓝

我眼里的花也一样好看

心里有话说不出来

我就是只羊

也不能随便遭人欺、到处赶!


我知道——

你心里的人不是我

永远不是我

我走了

从此——

头上的天再也不会蓝


 是那么好看

 是那么鲜艳

 花是什么

 花是什么

我什么也看不见!

▲赶羊唱段《人群里我就是只羊》


编剧:赵大鸣

这部戏中,每个人命运的结局,都是悲剧的:兰花花被逼而死,骆驼子离家出走了,赶羊崩溃了,周老爷一生经营的道统形象彻底坍塌了,兰花花气死了。全剧中,没有一个天生的坏人和完美的好人,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反应出真实的人性。 


我觉得真正的戏剧是看人性的搏斗,而不是简单地看是非曲直,谁对谁错,歌颂了什么,批判了什么。真正经典的戏剧,都超越了这些,不这么浮于表面,莎士比亚的悲剧之所以经典,也正在于此。我写《兰花花》,正是在向这样的戏剧观靠拢。


剧情介绍


蓝家河的美女子兰花花,爱上年轻英俊的外乡赶脚人骆驼子,二人幽会于谷子地。事情在蓝家河炸开了锅,人们抓来骆驼子,请德高望重的乡绅周老爷主持公道。一对有情人被迫分离。


兰花花日夜思念心上人,她已怀上二人爱情的结晶。气急败坏的兰花花“大”,竟为此要动手打死自己女儿。周老爷想出移花接木的办法,让兰花花嫁给自家羊倌“赶羊”。


又穷又傻的“赶羊”居然要娶兰花花,蓝家河又一次炸开锅。洞房里,兰花花拒绝“赶羊”近身。她告诉“赶羊”自己已怀了骆驼子的娃,是周老爷和她逼嫁。赶羊如雷轰顶,冲进夜色。周老爷借机向兰花花表示,嫁给赶羊只是权宜之计;将来只要她能遂了自己心愿,会让她过更好的日子。兰花花气愤地严词拒绝。


蓝家河众人面前,周老爷告诉大家,让赶羊娶亲是自己上了当;兰花花早就怀上别人的娃。兰花花百口莫辩、气绝在地。赶羊却猛然爆发,斥责周老爷早知一切、却欺骗了自己。他愤然离开蓝家河。兰花花质问周老爷,到底是谁在伤风败俗假仁义?人群也似乎看出其中的蹊跷。周老爷自知,一生自信的道统形象已然坍塌。他恨恨地表示:兰花花毁了良俗公德,蓝家河决不能容她! 


兰花花被逼离开蓝家河,走投无路、走向死亡。只留下一曲感人心魄的兰花花,在人间久久传唱。

排 练 现 场 探 秘



国家大剧院原创中国歌剧 

《兰花花》


演出时间:2017.10.1-2017.10.5  19:00

演出地点:国家大剧院·歌剧场


?

主 创

作曲:张千一
编剧:赵大鸣

指挥:张国勇

导演:陈薪伊

舞美设计:霍廷霄

服装设计:陈同勋

灯光设计:韦尼乔·凯利

造型设计:陈敏正

音乐指导:黄小曼

合唱指挥:焦淼



?

演 员

兰花花:赵丽丽/李欣桐/杨琪

周老爷:关致京/杨毅

赶羊:薛皓垠/扣京

骆驼子:张英席/王泽南/李扬

兰花花“大”:刘嵩虎/王鹤翔

媒婆:郝苗/陈冠馥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票




文案 | 刘艺

摄影 | 王小京

编辑 | 李爽



国家大剧院

艺术改变生活


微信号:ncpa66550000



首页 - 国家大剧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