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走向世界的新安画派扛旗人

摘要: 外婆是黃賓虹的堂姐弟、在地方中學當了31年美術老師、一幅作品被一位海外商人以120美金萬價格買走、曾經在在中

11-14 23:26 首页 众乐乐网

方嘉裕:向世界展示新安畫派的當今風采


作者:李萍


外婆是黃賓虹的堂姐弟、在地方中學當了31年美術老師、一幅作品被一位海外商人以120美金萬價格買走、曾經在在中半島密爾布瑞市活動中心(201 Adrian Road, Millbrae, CA 94030)舉辦了水墨山水力作美國巡回展……

  去美國上課,那家鄉的學生們怎麼辦呢

  在當代山水畫領域中獨佔鰲頭

  提起黃山畫家方嘉裕,書畫界,收藏界和投資界對他並不陌生。自幼酷愛繪畫的他,30多年不遺余力地勤奮創作,成就斐然。祖籍安徽、家住黃山腳下的方嘉裕,經過多年對山水的觀察寫生,厚積薄發,使他在當代山水畫領域中獨佔鰲頭。臺灣藝術大師江兆申稱他的畫齡逾年齡25年有余;新加坡昆山畫院長黃漢定盛贊其為“黃賓虹後又一人”。他的精品山水畫曾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白雪石稱他的畫為“真新安山水”。黃賓虹研究會會長張仃更稱其是“當代新安畫派的扛旗人”。國畫大師范曾也稱他為“真懂賓虹畫論第一人”。著名美術史學家王伯敏把方嘉裕的繪畫思想作為最新研究課題。

  作為當地乃至全國赫赫有名的畫家,他依舊堅守著他的三尺講臺,依舊在雙休日免費輔導那些對繪畫有興趣的孩子們畫畫。在美國辦畫展,他念念不忘地竟然是盡快回到學校,為學生們補上落下的美術課。也許正因為如此,他的畫不染纖塵,雖大氣卻不造作。

  斯坦福大學想邀他去擔任客座教授,被他婉拒了,原因很簡單:去美國上課,那家鄉的學生們怎麼辦呢。在如今物欲橫流的時代,這樣的品質讓人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的是一種質樸,一份平淡和一種執著。

  第一次,筆者和方嘉裕並排坐在一張沙發上,看擺在茶幾上一疊皺巴巴發黃的報紙。每張報紙上都有關于他在北美巡展報道,他看上去並不十分在意那些報道。第二次見方嘉裕是在一家咖啡館,筆者提前約了他。很是好奇,一位中學老師如何在北美辦了巡展?而歸來後多年,依然不被外界喧嘩所惑,如一條潛入深海鯨魚,哪管海上帆船點點,吸引他的永遠是廣闊自由海洋。

  2011年11月,方嘉裕從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登上泛美航空,飛機騰空剎那,他懷疑是否做夢。他用右手使勁掐捏自己左手,疼痛感告訴他,這是真的!去美國辦畫展了!而且是巡回展覽!展廳是當年著名畫家陳逸飛展覽過的地方。此後,他連續四年,奔跑在美國土地上,向美國人展示新安畫派的當今風采。

  陌生人評價才最中肯  黃賓虹無可逾越

  回首五十年人生,作為徽州人,作為和黃賓虹(他的外婆和黃是堂姐弟)有親緣關系的人,方嘉裕沒有辜負徽州這片土地,沒有辜負祖先,沒有辜負所流的汗水。想起去美國之前準備簽證,領事館簽證官要求他的簽證必須和太太分開簽,否則有移民傾向。他生氣想大喊:你以為我到美國去要飯啊?不!我去,是向美國人展示中華傳統文化,展示東方文明,展示新安畫派的傳承。當然,中華文明也是有價值的。

  四趟美國之行,對方出資一千多萬,他出畫128幅。舉辦北美巡展--紐約、華盛頓、洛杉磯、拉斯維加斯、舊金山。一路下來,《世界日報》《華僑日報》一律這樣報道:方嘉裕是“賓虹之後第一人。”但他可不這樣認為,他說黃賓虹是無可逾越的。直到今天他都認為,這輩子他想超過黃賓虹是不可能的了。一他可能沒賓虹老人活得那麼久,創作出那麼多精品。二他的國學遠不如他,更不要說超越。盡管他高中畢業後讀了十年書。頭二年在徽州師范,四年在安徽教育學院藝術系美術專業,四年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在的清華美院)。1989年他便是全國美協會員。李可染、白雪石、吳冠中、范曾均做過他的老師。

  參觀畫展的人,有當年斯坦福大學校長和夫人,有旅居海外幾十年,賓虹老人弟子,80多歲的老藝術家緊握方嘉裕的手,動情說:看到你的畫,猶如看到賓虹老師的影子,看到家鄉人,方頓時也被感動了。期間有位華僑夫婦來看畫展,女子對丈夫說,這畫黑乎乎的,有什麼好?他的丈夫立刻拍女子一下,提醒她:你不懂,不要亂說。這畫繼承了黃賓虹的渾厚華茲,里面有千變萬化的世界。聽見陌生人評價,方感覺自己總算對得起自己作品,對得起自己良知。

  巡回展館中最大一幅有72平尺,一位臺灣收藏家願意出50萬美金購買。方沒有答應,這是他面前為止最大的畫,他想帶回國內展覽後再出售,這並不僅僅是價格問題,有份情懷在里面。他說賣掉了,國內就很難再看到這幅畫。

  非職業畫家卻是美術界一股清流

  方嘉裕說自己不善應酬,只會畫畫。熱鬧的地方見不到他,這里搞個理事,那里弄個會長,舉杯喝酒,坐下吹牛,這一套不會。他自嘲,和牛一樣,只會埋頭犁田。不了解他的人以為他獨來獨往,高傲,其實他只想一心一意將畫畫好。他說:“我的老師白雪石和李可染都非常謙虛低調,我哪有資本驕傲?”

  北美巡展,他本可以在美國停留些日子,四處走走,看看風景,他卻急吼吼回家畫畫,教學生。他說自己晚上很少出門應酬,基本在家畫畫帶學生,他依然默默耕耘著。但正是這位在中學當了31年美術老師的畫家,讓我們看到美術界一股清流,願這股清流滋潤這片土地。

  “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李可染曾以欣賞語氣肯定他。他也常常教導學生,藝術需要專注、執著。會畫幾筆就走江湖了,想買錢了,注定被藝術拋棄。

  方嘉裕強調:繪畫人要有眼界,眼界決定作品的高度和寬度,不能踐踏自己的作品。他七歲拜師學畫,拜民間藝人無數,從民間傳統文化里汲取營養。方嘉裕不僅僅在技藝和技法上去傳承新安畫派,他也是位具有獨立思考和創新精神的人,從他的作品中,我們看見他繪畫語言的豐富。

  他說要讀書。哪一個大師不是書法家?不是國學家?甚至有的還是篆刻家。繪畫對地質結構,地貌等要基本了解,不是隨便亂畫。他談起兒時,父親說他的畫畫得好看,花花綠綠的,比黃賓虹好。現在想,若不是父親的鼓勵,便是父親的嘲弄。認認真真地把畫畫好才是上策,潘天壽曾說,拿畫忽悠別人是耍猴子。

  深圳上海北京……國內巡展緊鑼密鼓

  藝術品要得到市場認可必須雅俗共賞。大家叫好的東西,一定有理由,你不要輕易去懷疑。大家都說好,你說不好,反過來,要好好檢查自己。俗話說:“外行看熱鬧,行家看門道。”畫家的審美、知識結構、創造力很重要。從一幅作品中,不僅能看出畫家的技藝、技法和傳承,也能透露出畫家的修養,情懷。比如他的畫,厚重部分來自賓虹老人,色彩部分結合西方油畫和水粉。全是賓虹老人的東西,等于沒有自己。自己看自己的畫要臉紅,他喜歡另劈途徑。    

  真正買畫的人未必都懂畫,買畫是因為喜歡。而藝術走進生活,引領生活是藝術家要做的事。脫離現實生活的藝術品缺乏力量。藝術不是簡單的復制和臨摹,藝術本身需要超前衛的意識,才能引領人類精神文明。

  他強調大自然是最偉大的藝術導師。師從自然是每一位畫家必不可少的功課。筆者說,您是將徽州文化和新安畫派推向世界的人。他謙虛地說自己僅僅是做了個新嘗試。早期新安畫派能形成氣候,是有漸江、石濤、查士標等一批扛旗的人。我到美國闖了一下,至少那段時間人家知道了新安畫派,也宣傳了徽州。世界日報社長當場買了一幅畫,方想送他,人家還不肯白要。

  他開玩笑地說:“第一次出國,到了舊金山和洛杉磯,還以為到了中國,華人很多。”他的畫也被同胞熱捧。今年一位多倫多華人,請他去加拿大巡展。他卻決定在國內巡展,第一站安排在家鄉徽州區,然後深圳,上海,北京。日前正在緊鑼密鼓中。

  從最初他的一幅作品被一位海外商人以120美金萬價格買走,到美國華僑找到他,請他去美國辦巡回展覽,他從一位名不見經傳的黃山畫家,一步一步走向外面更廣闊的世界。


来源:香港商报网

方嘉裕画展

地市

黄山市徽州区

地点

徽州区人民会堂

时间

10月16/17/18日

主办

安徽见证文化投资有限公司


*亲临现场,感受国家一级美术师真迹。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众乐乐网

一起分享世界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识别后关注



首页 - 众乐乐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