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被弃?你们医院也这样?

摘要: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往往才是最需要阳光的地方。

11-14 12:04 首页 医问医答
点击上方
“医问医答”
可关注我们!


导语:海南籍女子韦小玲独自躺在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病榻上,与之相伴的是与其发生车祸的一方为其聘请的全职护工。但很快,代请的看护因费用问题,也已停止照看。她在这所医院里,已经住了近6个月,一共180多个日夜,欠费51740.47元。医院接访记录和24小时陪护护工证实,迄今无亲属前来探望。她的“滞留”,和病情无关,和亲人的遗忘有关。



日前,记者在广西南宁市各大医院寻访中发现,诸如韦小玲这样回不去的病人,虽不多却也并非孤案。他们有的因病情尴尬,家人不愿接回,长期滞留医院;有的因涉及交通、治安纠纷,在未得到妥善处置、赔偿前,家人以此相胁迫;也有的患者本身与家庭失睦,家人关系本就淡漠……


回不去的病人群体,成为社会万花筒中一处暗淡的棱镜。“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而恰恰是最需要阳光的地方。”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医务部副部长刘昕说,南宁市应急救助基金帮扶的是社会上的“三无人员”,而徘徊在“三无人员”之外的特殊病患则由于各种原因被迫“赖”在医院占用医院公共资源,才恰恰是最急需迫切解决的社会问题。


现状 | “女病患”被遗弃医院长达半年


今年44岁的韦小玲受伤的过程其实不曲折。韦小玲离异后,撇下两个未成年的女儿,独自在南宁务工。今年2月12日,她骑电动车在路面上行驶过程中,与面包车发生车祸致伤、昏迷,被急诊送入院。


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医师罗凯介绍,由于患者病情急迫,医院为其开通了“绿色通道”,在没有缴纳任何费用的前提下,为她进行了多次手术。终于,韦小玲病情稳定,但已没有了自理能力,必须要人照护、喂食等,但不知何原因,迄今无亲属前来探望和照看。


这场车祸,法院对车祸判定双方各承担50%的责任。因韦小玲家属对此判决并不满意,认为费用应该由对方全部负责,3名兄长都不愿到医院陪护且拒绝将其接回家中,对方代请的看护因不再付费本月也已停止照看。


为何不送至社会福利院进行救治?“患者有兄弟姐妹,有家属,不符合政府救助的相关条件,难以转往相关政府福利机构。”目前韦小玲已在医院神经外科住院近180天,医疗花费共121740.47元,已付70000元,欠费51740.47元。


诸如韦小玲这样“赖”在医院的病患并非个案,以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为例,自2016年至今,这样的病患已有13人,逾期未交的治疗费用高达102万元。


难题 | “瘫痪男”滞留医院一个月无人要


7月20日凌晨三四点,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送来一个肢体动不了、说话含糊不清的急诊病人沈昊陈,由于病人意识不清,情况紧急,在病人没有缴纳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医院对其开通了“绿色通道”。第二天,沈昊陈所处的公司经理为其缴纳了1.6万元治疗费,并联系了其家属。公司认为已经给予了相应的人道主义补偿,不愿再承担医药费。


病人家属闻讯赶来,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徘徊了一阵,找个借口称回去筹钱,从此便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沈昊陈又成了医院重症监护室一名“留守”病患。


医院联系救助站,也因手续不足无法送出。“问题是把他送到哪里呢?”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副护士长、护师袁启言说,沈昊陈至今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近1个月,每天由值班医生、护士负责他的吃喝拉撒。


既然病人情况稳定,为何不转去普通病房?“没有家属签字普通病房也没办法接收。没有家属陪护,病人留在普通病房,万一突然出现意外怎么办?病患由于没有自理能力,放在普通病房,也会影响其他病患的治疗。”袁启言无奈道。


记者走访了解到,南宁市二医院的情况并非个案。在广西民族医院,“逃单”的情况也很普遍,主要以骨科、重症医学科、神经外科以及急诊科为主,据初步统计,以急诊科为例,从今年1月至8月14日,“逃单”患者已有23人,涉及总金额达15960.07元,涉及人员以“三无人员”(即无身份、无责任机构或人员、无支付能力的病人)为主。


困境 | 无人接收病患虽可怜医院也尴尬


“如果所使用的仪器多的话,重症监护室每天的治疗费用至少8000元,现在病人情况稳定了,每天费用至少也要3000元左右。”罗凯说,医院成了此类特殊人群的“收容场所”,医生护士不得不承担起照顾此类病人饮食起居的责任。“病患可怜凄惨,院方则处境尴尬,同时医院有限的病床资源被占,真正急需治疗的病人住不进来,这些病患又送不走,成了医院最为头疼的问题。”罗凯说,该院重症监护室总共有18个病床位,目前已有15个住满,空了3个还是采访当天早上才腾出来的。


刘昕坦言,目前,医院最大的困境就是,医院接收此类病人之后的后续治疗机构的缺失,“医院是治疗机构,不是康复疗养机构。”对于医院的滞留病患,医院曾经联系过社会福利院,但是由于滞留病患有家属,不符合相关接收条件,社会福利院很难接收。


“针对流浪乞讨人员或是“三无”贫困患者,可通过申请应急救助基金实施救助。”南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说,南宁市应急救助基金在一定范围内解决了医疗机构“又出力又垫钱”的情况,但是对于有家属的,则没有相应政策配套来操作。


数据显示,2016年,广西自治区下拨至南宁市的疾病应急救助基金(以下简称“基金”)经费共182万元,其中本市级92万元,县级90万元。但由于基金适用人群及范围明确,核销范围面相对较窄,对医疗机构现存的各类欠费问题未能从根源上解决,导致医疗机构垫支的各类医疗费用仍较突出,特别是逃费现象等。“对此类人群的身份信息的核准尤为困难,应急救助基金也难以真正‘应急’。”


破局 | 特殊病患急需设立专项资金救助


“面对滞留病患现象,医院长期以来十分被动。垫付医疗费不说,一个个床位变成‘死床位’才要命,病床无法周转,有需要的病人住不进来。”刘昕说,由于缺乏健全法律保障体系为医院维权,原本只需要承担治病救人的医院如今要“消化”许多社会矛盾,比如家庭有矛盾把老人往医院一送,还有人就是双手一摊跟医院说没钱,然后人间蒸发。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往往才是最需要阳光的地方。”刘昕建议。


首先,政府应尽快出台此类人员的管理办法,应立法强行让家人接走自己的亲属;无直系亲属或者无家属的情况下,民政部门应该按照相关规定接收此类病人。


其次,政府应该明确,对于此类被遗弃病人,相关职能部门应该承担哪些责任,政府各职能部门应该协调配合,建立起长效机制,妥善处理此类病人。公安机关要积极配合医院,帮忙联系病人家属,令家属照料患者,达到出院标准的应将其接出院,让其尽早步入正常的生活轨道。再者,政府还要牵头尽快建立这一特殊病患人群的专项资金救助项目。


“我们不能光要求医院每次都主动来献爱心,也不能每次寄希望于热心市民来施以援手。”刘昕说,这些被遗弃病患,大多为重症患者和老年人,而病患家属之所以遗弃自己的至亲,多数是因经济困难而作出的无奈之举,建立这一特殊病患人群的专项资金救助项目,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实难题。


你遇到过哪些遗弃病患的案例,欢迎后台留言。


转载仅供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感谢您的支持!感谢原作者!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医问医答』由医学科学报社、赛思传媒运营

ID:qawenda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医学科学报》 一份离医生最近的报纸
订阅热线:010-62580831

广告合作热线:010-62580831

联系邮箱:ykb@stimes.cn

医学科学报社官网:http://www.medicalsn.com(点击阅读)


首页 - 医问医答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