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见证果果的快速成长

摘要: 终于到了这个阶段——我可以和闺女聊天了。

语言、虚构和好奇


也就只是从8月中旬开始,我惊异于果果忽然开始会说各种词和短语,而到了这个十一假期,我发现她已经会连词成句、能够表达自己基本的想法了。终于到了这个阶段——我可以和闺女聊天了。

她懂得情境。比如爸爸启动车,她会问:“爸爸知不知道路啊?” 再如她爸给了她一袋糖,又怪她非得一次吃光,她说:“爸爸不要说话。”

她知道逻辑。比如前面有狗,她会说:“姥姥别走,有狗。”(姥姥因为这句“知冷知热”的话感动了半天。)

她明白对象。比如姥姥假装把小剪刀吃了肚子痛,她会跑过去找爸爸:“爸爸,不好啦,姥姥生病啦。”

一般情况下,果果说话还是很温柔的,句末常带个“呀”“吗”“吧”(开始的时候,她所有的特殊疑问句都带个“吗”字,比如“这是什么吗”),听上去很可爱。但是她着急的时候,语气马上突转,在祈使句前加“给我”:“给我冲奶!”“给我让开!”“给我拿糖!”态度差得让人受不了。

伴随着语言能力发展的,有两个直接相关的变化。一是好奇心增强。她会不停地问“这是什么”“为什么”“XX哪儿去了”……二是喜欢虚构。如果你问她一个问题,她可能“瞎说八道”。比如我在卫生间问她白天跟姥姥在家干什么了,她说捉迷藏了,我问姥姥藏哪儿的,她说盆子后面,我问果果藏哪儿了,她说马桶里。后来我问姥姥,根本就没有捉迷藏。


秩序和耐心


前天忽然发现门边的鞋被整齐地排成了一排,我用排除法才敢最终确定是果果干的。仔细想想,也就是这几天,她有了明显的秩序感。她玩积木的时候会把不同的形状摆在一起,玩贴纸的时候也会在桌上贴成一行,我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她还会分发餐具。

与秩序相伴的是耐心。玩积木的时候,因为要一个个摆好,不是像以前那样从桶里倒出来完事或者搭几层“高高”推倒,明显要花更多时间。并且,我还发现了一本她看了三天还没有厌弃的书!其实对她而言就是一本贴画啦,撕下来乱贴而已,但比之前看任何一本书的时间都长。

当然,秩序和耐心并不是绝对的,脾气是破坏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天她玩一个东西不顺心了,急得往地上扔,发现扔得不够远,捡起来重扔。我火冒三丈让她把东西捡起来,她哭,就是不捡。我抱她到地上,非得让她捡,她哭着试图挣脱跑开。我摁住她,捡起来放到她手上让她拿起来放好,她根本就不接,边哭边叫姥姥。最后姥姥过来,抱走之前让她把东西捡起来,她终于捡起来,然后抽泣着跟着姥姥走了。还有很多次,诸如香蕉吃到一半被皮挡住了之类的,就立刻扔地上。我是“打骂”无数次了,尚未见效。


教育和焦虑


果果在不断长大,我也在不断思考和摸索怎么带孩子。我做得并不好,甚至被她爸形容为“人拉着不走,鬼拉着飞跑”(的后半句)。但我也总结了到目前为止悟出来的道理,那就是教育要负责任。不要以“尊重孩子的天性”为借口逃避为人父母的责任,不要提什么“绑架孩子的人生”。也许是因为最近在看费孝通的《中国乡土社会》,不仅更加深刻地明白了教化的意义、文化和生存的关系,而且发现一些我们当作常识的理论根本就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

不过我依旧讨厌那些咄咄逼人的教育方式,我也教不出那种到处要高人一等的孩子。有时候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一种善良的祝愿,毕竟那些我们讨厌的人,都不会在我们的人生中有多重的分量。

最终,我们要尊重的是孩子和自己,我们要给孩子持之以恒和确实有助的指导,我们有责任让他们过上更好的人生。

现在,我已经能够坦然接受焦虑的状态。而如果有一天,我对自己说:“算了,就这样吧,我也没有办法”,那我就是彻底失败了。



首页 - 书香里的花言果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