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金融资讯12-11 06:18

摘要: 南派传销也许并不吸引眼球,但是危害深远,值得警惕,告诫亲友。



大学生李文星求职误入传销身亡,让我们深感痛惜。看着这样的新闻,我们不禁扪心自问几个问题:


真实的传销组织是怎样的?

我如果碰上会被洗脑吗?

如果真的掉入传销组织,我该如何自救?

 

我们找到了三位当事人,他们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讲述了真实遭遇。

 

01


 我遇见的传销组织还算文明,不过对于一个女孩来说,也挺危险的。

 

骗我的是,以前的同事,让我六一儿童节去探望他。

 

他和另一个人带我去了他们的据点,在河北高碑店一个居民楼顶层。

 

这屋里,有男有女,年龄17-50都有,大概有十来个人,基本都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只有我同事是大学生。听他们说,有做美容的、做厨师的、开酒吧的。

 

大家玩了一下午游戏,吃晚饭的时候很吓人,一群人喊口号还唱歌,都背靠墙壁盘腿而坐,客厅中间摆了一块门板,两个阿姨端了一大锅土豆、一大锅饭,开始非常有组织的一个个传递、盛饭。吃饭的时候他们还争着抢着要讲笑话。

 

吃完饭还一起开了个文艺演出。

 

我老感觉不对劲,因为我同事说他在这做生意,我问他今天不出摊吗,他就支支吾吾。

 

我把同事叫到一边,问他到底是干嘛的,他说就是大家一起玩玩。我就质问他你说实话,你们是不是传销组织?他死不承认。

 

这时候他的团伙过来,把我带到卧室。

 

他们开始聊,主要内容是他们很赚钱。我问是什么项目,他们就说一时说不清、说来话长,我说没事我有时间,你们慢慢说,他们就说必须要我留一晚上,明天带我去现场。

 

之后,他们轮番用一些人成功的例子来吸引我,比如说XX以前是无业游民,干了他们这行连开了好几家酒吧。

 

我发现,如果能赚钱,怎么十多个人挤在这个破房子里,夏天还没空调吹,用的手机还是最破的黑白屏国产小手机(那时2014年,我用的是苹果)。

 

我坚持要走,他们把守着卧室门不让我走。我就发飙了,说:别看我长得柔弱,我可不是好惹的!你们敢不让我出去试试!

 

我就跟他们抢门,他们也没敢太用力,我就夺门而出。

 

我背着书包直奔火车站,他们还不死心,派了两个人跟我去火车站,火车站附近全是他们的人,在游荡,不停地有人来游说我,我硬是油盐不进,最后终于安全进了火车站上了车。

 

我进火车站的时候是晚上11点,大概12点安全抵达了北京。

 

说这个传销组织文明,是没有限制人身自由,因为我确实看到了三四个人是自由出入的,但是有没有暗中监视就不清楚了。我也只有关在卧室里,他们跟我洗脑那一段被限制了,大概三十分钟。

 

他们貌似很相信自己能赚钱,已经完全沉溺在其中了,对我表现也很友好,拉着我打牌,还赞美我说了一堆好话,其实他们的精神还不错,有说有笑的。

 

但是,他们死不承认自己是传销。其中一个人还给我看了身份证,为了让我相信他们是正规的。

 

一天下来,他们都呆在那儿哪也不去。两间卧室,据说是男的住一屋女的住一屋,还有两个阿姨。

 

现在想想,我还挺勇敢的。哈哈。

 

——李子饭饭.Babyface


他们蜗居一隅,被洗脑,似乎钱就在手边,可以一朝暴富。图片来源网络

 

02


 我那时马上要毕业,难找工作,听说一小学同学的工作不错,就过去了。

 

我是和同学一起坐着公交车来的,目的地在广州的一处城中村里。当时下了车,他没有马上带我去公司,反而先转悠了几圈。我当时也没在意。

 

进了公司,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化妆品展厅,可是和其他化妆品公司不一样的是,展厅后面还有一会议室。那个红色帘布很显眼。

 

进了会议室,大小应该在15平方米左右吧。我发现,每张椅子背后都写着一些“我们要听领导的话”、“顾客就是上帝”、“一定要完成领导下达的任务”等语录。

 

同学在旁边,一边介绍他们公司,一边说咱公司多牛多牛,以后还要上市,全国都有分店。但他不讲工作的具体薪酬,也不讲每月休息多少天,还希望我投钱进去,希望我让家人也投钱买他们产品。

 

为了留下我,他一直夸我非常符合他们公司的条件。

 

我感觉这公司不靠谱,就只跟同学在他领导的办公室,其实是他舅舅的办公室里喝茶。现在很庆幸,他舅舅当时没在。

 

最后到了中午,这位同学都没请我吃午饭的意思,我就和他说要不我请你,然后他居然欣然答应了。我们就在白云区的城中村中吃了饭,我请他吃了一个叉烧饭,我自己吃一个鸡饭。

 

吃完,我想回去,但是由于不熟悉路,我找不到来时的公交站,才想到他当初为什么带我转了几个圈。

 

我让他带我去公交站,他一个劲儿地留我,不肯让我走。

 

我一个机灵说,学校还很多女同学想找工作,我回去就带她们来。他听我的话后,还是犹豫。我口才也还不错,就一个劲儿地说些他认同的话,他后来才勉强同意。

 

最后,我假意没零钱,坑了他五块钱搭公交走了。

 

下午,他打电话给我,我接了,臭骂了他一顿,我还在小学群里揭露他做传销。他极力否认。

 

晚上,另一小学同学加我好友,和我说,你牛逼,一上午就出来了,我当初被困一个多月。

 

我问他,你为什么会被困一个多月?

 

他说,你是不知道,全场最牛就是他舅舅,他舅舅那嘴说得你不得不服,像洗了脑。幸好你那天去没遇到他舅舅,要是等多几小时,等他舅舅来了就走不了了。

 

然后我问,你在那里生活一个多月,那生活环境怎么样,你后来咋逃出来?

 

他说,就是住城中村的出租屋啊,十几个人住一间房,他舅舅住一间房,他舅舅一般睡到中午才出来。

 

他还说,那里吃住就和监狱差不多,很差的饭菜,一天只有两顿,没有早餐。

 

然后我问,那你期间没想过逃?

 

他说,我一个多月里面,每天早上一起来被抓住洗脑背语录,只有那些听话彻底洗脑好的才可以下来门店坑别人,没洗好的全部都在出租屋洗脑。

 

我又问,没有人管吗?

 

他说,我们的电话是收走的,不能用。我后来在他们睡觉后,打了电话给我亲戚,因为大家都是同乡,我亲戚和他舅舅有交情,后来讲了很多次才放我,还要求我不得说他们公司坏话。当时我一出来就报警了,但是没什么用,他们不承认是传销。

 

对此,我也无语了。

 

——自由光



谁也没有想到,凋敝的城中村里会有这样隐蔽的组织。图片来源网络


03


大概2007年或者2008年吧,我正在哈尔滨参加同学婚礼,我妹妹给我发短信,说她在山东菏泽,报了一个班,老师讲到一些关于国家政策的东西,她听不太懂,因为我是学法律的,就想让我过去帮她“考察考察”(我在后来的很多关于传销的报道中发现,他们特别爱用考察这个词)。

 

当时我妹在山东德州一所二本读大四,即将面临考研,理论上存在报班的可能性,但疑点是她为什么不在德州当地报班,而去了菏泽。

 

她给我的解释是,她是跟她同学一起去找朋友玩时知道的那个班。

 

我当时已经起疑,但没有说破。

 

我没买到直接去菏泽的火车,只好先去济南,到了济南借住闺蜜家一晚。

 

我跟闺蜜说,我怀疑我妹妹进传销了,现在她让我去,如果我到了那里被控制,我会假装屈服给你打电话,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要信,直接报警就是。

 

第二天,我坐上了从济南到菏泽的火车。

 

下了火车,我妹和她同学一起来车站接的我。

 

那女生我见过几次,看上去不像坏人。我一肚子疑问,当着她的面又不好开口。我问我妹她在菏泽住哪,她说住在朋友那。

 

到了之后我发现,那是小区里一个普通居民楼,两居室。一个卧室住了三个男生,另一个卧室住三个女生。全是年轻人,学生的样子。

 

当天的晚饭是他们自己做的,炒土豆丝之类的,没有餐桌,几个小凳子拼起来吃饭,吃完就打扑克。我借口不会打牌,并且感冒头疼,去卧室睡觉,并且把我妹妹叫到卧室。

 

我说这不是很明显是传销吗,你为什么骗我来。

 

她说,不是的,这是直销,不是传销。传销没有产品,我们这个有产品的,你明天跟我去上课就知道了。

 

晚上我住进了女生那屋,只有一张床,两个地铺。她们让我睡床,自己睡了地铺。我们这房间里有一个女生的亲哥哥就在隔壁房间。我很担心夜里她把门打开把他们放进来……


第二天一早,我跟着我妹去她所谓的“课上”。在距离他们住的居民楼不远有一个废旧的小学,院子里荒草丛生。哦对了,我妹那个女同学始终和我们形影不离。

 

我们绕到一个房间的后门。那女生走到门前,有节奏的敲了敲门,还说了几句貌似暗号的对话,门开了。

 

屋子里有大概四五十个人,几乎全是学生,看见我们,全都站起来,鼓掌。

 

我跟着他们往里走,人群最外侧的那一排人还挨个和我们握手。他们都坐在那种塑料方凳上。

 

我们仨被带到第二排人群中间空着的三个方凳上。人群前面是一块白板,有个老师站旁边。

 

老师先是带领大家欢迎新“家人”,声音很有煽动性,大家很兴奋地鼓掌,热情洋溢。然后老师开始讲课。

 

他们确实有产品,好像是保健品之类的,但老师讲的重点不是产品有多牛逼,而是传说中的五级三阶制,如何晋级、每个级别对应的你可以赚多少钱。最高级别的资产可以过亿。时不时还会用自问自答的方式煽动情绪,还会打感情牌,说赚钱是为了报答父母,等等。

 

现场,这位老师讲到高昂处会带领大家喊口号。

 

口号是“我一定能成功” “我行” “我可以” “我一定能做到”这样的。

 

喊口号的时候必须声音洪亮,而且喊得要快、要一连喊好几遍。有人会带领着大家喊。气氛煽动起来,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激情,不自觉就被传染了。

 

喊口号的花样很多,还有每两列的人面对面喊。我猜测目的是互相感染,而且让你抛开羞涩、羞耻心。

 

我不敢听太多,怕被洗脑,就在心里默默背歌词。


你以为上课是赚钱必备的进修,他们则用之控制你的身体与心灵。图片来源网络

 

不知道讲了多久,下课了。有一个有狐臭的男生走过来向我做自我介绍,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然后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个班的。我不敢表现出异常,假装懵逼地说,我妹介绍我来的。

 

他问,你听了我们的课有什么感受。我说我这刚来才听了一节课,也没听太明白。他说那你可以多呆几天,我说我没法请假,他就教我怎么编理由,还主动说,有人可能怀疑我们是传销,你觉得呢。


我假装说,那不能吧,传销不是都没收手机啥的,你们没没收啊。

 

他就跟我讲传销和直销的区别。

 

讲半天又上课了,换了一个老师,是一个业务做的好的人分享经验,教你拉什么样的人进来、怎么忽悠他们。

 

然后就该吃午饭了。“回家”路上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让我妹那个同学走开,把我妹大骂一顿,我说我回去就拿行李去火车站,你要不要跟我走,她说她不走。

 

我俩争执的时候,我妹那同学始终在不远处观望。

 

回到那个“家”,我拉了我的行李箱就往外走。几个男生迅速围上来挽留。他们没有采取什么强硬措施,只是拖着我箱子。我就把箱子扔了往外走。

 

可能是我态度过于激烈把他们吓到了,他们反而不敢动了。

 

我最终还是拿着箱子来到路边准备打车。刚拉开车门,我妹妹和那个女生也开车门要上车,我又换了一辆车,坐上就催着司机赶紧开走了。

 

到了火车站,我就找到火车站派出所门口给我妈打电话,告诉了她。电话没打完,我妹和她那个女同学跟来了。我把电话给我妹,她被我妈大骂一顿,挂了电话她跟我说,让我等她回去收拾东西和我一起走。

 

我一直在派出所门口等她,后来她果然自己来了。最终我带着她离开了那里。

 

我这个故事可能不够刺激,没有限制人身自由,没有没收手机证件,更没有暴力。很多传销组织标榜自己不是传销的借口就两条,第一,我们没有暴力,第二,我们有实打实的产品。但我想说的是,不是所有传销都存在暴利行为,也不是说只要没有暴力的就不是传销。

 

洗脑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很多人不信。但我认为,当一个人处于这样一个环境时,很容易就被洗脑:

 

一是在一个陌生的东方,除了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你谁都不认识,你出门甚至连路都不认识。

 

二是你每天和这些大家庭的成员同吃同住同睡,你们的生活被强制简单化了,除了上课,你们平时谈话的内容也都是和这个组织相关。日复一日,你就没有了其他思想,满脑袋都是这些。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家境都非常一般,有的甚至贫穷,但他们还都想找到致富途径,来帮助自己的亲人摆脱穷困。

 

传销组织头目很善于抓住你的弱点。他们在一对一的聊天中,会了解你的家庭情况。

 

有的人父母身体不好,需要钱治病,有的人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想孝敬老人。有的人家里兄弟姐妹多,要赚钱供他们上学……每个人家里都有困难,这些困难会成为传销头目攻克你心里防线的突破口。

 

哦,还有的人是虚荣心、好胜心作祟,急于成功来证明自己。

 

总之,传销头目对人的心里把握相当准确。

 

我看过一篇传销的报道,说高级头目有培训册子,里面会详细介绍这些经验。所以,一旦被洗脑,即使传销组织不限制你自由、不没收你手机,你也不愿意走了。

 

后来我听说,妹妹的那个女同学是被她男朋友骗进去的。那女生彻底被洗脑了,把大四学费都搭了进去,最后都没拿到毕业证,后来就不知所终了。

 

他们都是些涉世未深的学生,是他们父母甚至祖辈的希望,不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和下场。

 

——救救学生

 

非常庆幸,三位当事人并没有遭遇重大损失,相反有一位还机智地拿了对方5元的返程路费。他们的描述有些轻描淡写,但是一位当事人说,到现在也忘不掉现场的画面,可见所受刺激之大。

 

如果细分来看,传销组织的手法分为北派与南派。北派传销带有明显暴力色彩,受害者被监禁、洗脑、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时常受到折磨和殴打;而南派传销组织大多采取温和劝诱,讲究精神控制,尽可能避免使用暴力,但是危害同样可怕。


李文星的身体受到摧残,明显陷入了北派传销,而文中的三个当事人碰到的,则是南派传销,这种传销也许并不吸引眼球,但是危害深远,值得警惕,告诫亲友。



如果掉入传销组织该怎么办?欢迎留言讨论。

如果有遭遇传销经历的小伙伴,也可以留言。

期待分享经历,给更多亲友提个醒,远离危害。


版权声明:此文为独角金融原创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