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街街道站前社区12-12 05:10

摘要: 党的十九大开启全党全国新时代的新长征,我们不仅要跨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草地”、攀登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

  党的十九大开启全党全国新时代的新长征,我们不仅要跨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草地”、攀登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雪山”,更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开创人类文明的新纪元。掌握“文明演进惯性定律”,有助于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文明演进或存在惯性定律

 



  “回溯历史越久,展望未来越远”。文明的创造是整个人类史上最大的一次革命。“人类文明犹如一条长河,她从非洲走来,在亚洲发明了农业文明,在欧洲创造了工业文明,在美洲孕育了知识文明”。雄视此文明长河,近现代相继涌现了维科的“周期论”(1725年)、孔多塞的“进化论”(1794年)和斯宾格勒的“循环论”(1917年)等文明理论体系。近20年来,何传启团队另辟蹊径,创建了“第二次现代化理论”。这些理论的共同关注点是揭示文明演变中“变”之规律。而笔者近来发现,文明演进中影响历史进程直至影响当今全球格局的重要因素还有“不变”之规律,类似于由牛顿所揭示的物体运动惯性定律,因此称之为“文明演进惯性定律”。

 

  非洲是当今地球上最为贫穷的大陆,却是人类的摇篮。根据化石(史前史研究最为重要、最为直接的科学依据),像黑猩猩和大猩猩一样,所有超过1500万年之久的人亚科均源于非洲。第一批真正的人类,出现在200万年前的非洲。可以说,人类物种形成的历史在非洲展开。

 

  人类史发端于非洲,但未止步于非洲。相反,人类在非洲站立,从而走出非洲、奔向全球,进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文明浪潮。文明的浪潮,首站是亚洲。农业和畜牧业是在亚洲西南部的一个“核心地区”被发明的。最古老的“核心地区”在亚洲西部,专家对这里进行了新石器时期大量的研究,发现了可靠的证据,表明在距今1.2万年前就开始了食物生产(包括家养动物与种植植物)。从这一核心地区,新石器时代的生活方式扩展蔓延到欧洲、非洲的地中海部分以及亚洲的整个西部和南部直到印度次大陆。另外还有两个核心地区位于中国,第一个在黄河流域旁,第二个地区包括长江中下游流域。数千年来,中华文明将农业文明发展到了几乎无以复加的程度,从而树立了古代文明一座雄伟的“珠穆朗玛峰”。在此期间,欧洲则处于黑暗的中世纪,美洲还未被文明世界所发现,非洲迟迟未进入文明时代,因此它们均不是农业文明的发端者。

 

  17至18世纪,英国开启工业革命,率先迈向工业文明。工业革命通常被认为是自新石器时代以来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从1780年到1850年,在短短不到三代人的时间里,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深远革命改变了英国、继而改变了世界。工业革命标志着从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开始转向人均收入不断增长的现代经济。早期工业化国家有比利时、法国以及一些尚未统一的德意志邦国以及建国不久的美国。19世纪后半叶,工业化在荷兰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奥匈帝国的部分领土、瑞士、意大利和日本发展迅猛。在南欧和东欧,在俄罗斯帝国和世界其他一些地区,工业化还没有发展成为全国性的进程,而是被局限于国内的某些区域。

 

  20世纪下半叶,美国发明计算机与互联网,发动信息革命,率先开启知识文明。近40年来,由美国发动的这波知识文明浪潮如火如荼地展开,目前已露端倪的有:以信息科技与生物科技为代表的科技革命、以计算机/互联网/人工智能/脑与认知科学为代表的信息认知革命、以教育普及和知识广播为特征的学习革命、知识产业与服务业超过传统工农业的产业革命、知识对经济的贡献率超过传统生产要素的经济革命等。这些特征已明确无误地指示了一个新文明——知识文明的来临。令人惊奇的是,这一最新文明发端于新大陆——美洲。

 

  由上可见,人类及其所创造的文明从未停止前进的步伐,而且文明潮头总是“喜新(大陆)厌旧(大陆)”。因此,人们会想当然地以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演变是自然、自发、自主的过程。实则不然!200多万年前,非洲是人类的发源地,目前它仍是最落后的地区;8000多年前,亚洲是农业文明的发祥地,目前多数亚洲国家仍处于农业社会;200多年前,欧洲是工业文明的策源地,目前多数欧洲国家仍在故步自封;30多年前,北美洲成为知识文明的领头羊,目前它仍走在知识文明的前列。由此可见,文明演进也如同物体运动一样,处于任一文明形态的国家乃至大陆,总是趋向于保持原有的文明形态不变,因而表明文明也存在其固有的、抵抗改变的惯性定律。类比于物体运动的牛顿第一定律(惯性定律),因而可将此称之为“文明的惯性定律”。

 

  人类文明史迄今经历了从史前文明向农业文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工业文明向知识文明的三次重大兴替。如前所述,人类诞生于非洲,而农业文明却发端于远离非洲、人类迁徙较晚到达的亚洲;无独有偶,工业文明并未起步于农业文明的发祥地、兴盛地亚洲,而是起步于远离亚洲、且农业文明较为落后的欧洲;更有甚者,最新的知识文明不是兴起于工业文明的摇篮——英国与欧洲,而是位于其大西洋彼岸、刚被文明世界发现不久的新大陆、建国时间不长的美国及其所在的美洲。从上可见,人类文明所有演进的历史均无一例外地从反面证明:任何文明形态,均存在其固有的抵抗改变的惯性,惯性越大,改变越难,惯性越小,改变越易;新兴文明往往兴起于前一文明惯性较小、远离前一文明发祥地或兴盛地、因而较易改变的国度与大陆。因此,我们可进一步将“文明的惯性定律”称之为“文明演进惯性定律”。而由于此定律揭示了“前一文明的发祥与兴盛反而阻止同一地域新兴文明的兴起”这一规律性现象,因而又可将其概括为“文明兴替的陷阱”。

 



复兴需要跨越三大陷阱

 



  “陷阱”一词,最近流行于国内外,其中尤以“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为盛。三者与上面所揭示的“文明兴替的陷阱”一样,均与惯性相关,可将其统称为“惯性的陷阱”。

 

  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指出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跻身为高收入国家。它们往往陷入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发达国家竞争。而破除这一惯性、实现低端制造向高端的转型升级,必须依靠它们所缺乏的高科技。因此,任一发展中国家都只有发展高科技并依此打破此惯性,才能跨过首条鸿沟,从而走向发达。

 

  “修昔底德陷阱”,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多数以战争告终。这是任一国度走向王座所必须攀登的珠峰,也是成王败寇的分水岭。根据文明演进惯性定律,不难推测:更新的下一轮文明,将发端于美洲以外的大陆;人类只要文明演进不断,地球上将不复存在一成不变的“霸主”,美国也绝不会例外。因此,作为当前最大经济体的美中双方宜积极认识此“铁律”,提前看清并确保成功跨越此类陷阱,成就时代之幸,避免“秦人不暇自哀、后人哀而不鉴、亦使后人复哀”的循环。

 

  2017年初,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发表了题为《特朗普与新陷阱》的文章,提出了关于避免“金德尔伯格陷阱”的思考:当今世界会不会重蹈上世纪30年代的覆辙?即维护世界体系稳定的领导国不愿为提供全球公共产品贡献力量,全球体系陷入衰退乃至爆发世界大战。查尔斯·金德尔伯格是美国著名的世界经济史和国际政治经济学专家,霸权稳定理论奠基者之一。他认为,20世纪30年代的灾难起源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球最大霸权,但又未能像英国一样承担起提供全球公共安全产品的责任。不难见,跨越“金德尔伯格陷阱”,是时代更张、文明兴替的乾坤之举。

 

  以上三大陷阱,其本质均是源于事物发展的惯性(如“中等收入陷阱”),或对已有惯性的破坏(如“修昔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因此可统称为“惯性的陷阱”。鉴于它们均属于全球或其某一局部发展过程中趋于、或走向发达目标所必然面临的陷阱,因此又可简称为“发达的陷阱”。与人们已知的这三大发达陷阱相比,文明演进惯性定律则是彻头彻尾的“发达的陷阱”。因为在人类文明史上,前面三大陷阱虽然绝大部分相关国家或时代均曾面临而且滑入过这些陷阱,但总有成功跨过这些陷阱的少数例子。与之相反,面对文明演进惯性定律,迄今无一文明、无一大陆曾成功地跨越过这一发达的陷阱!

 



人类前程到了新转折点

 



  王者兴于时变。自由而全面的解放与发展是人类几千年来孜孜以求的伟大理想。远古时代,人类以创造力,首先解放“物之力”,造就了5000多年的“农业文明”。人类用石刀、石斧,劈开了文明的初路;用铜器、铁器,敲奏出农业文明的强音。近代以降,人类创造力进而解放“能之力”,造就了300多年的“工业文明”。蒸汽机的发明,引发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内燃机的出现,使得轮船、汽车、飞机等相继被发明;电作为能源,以雷霆之力洞开现代文明的大门;核能的横空出世,终于集物、能之大成。当今世界,人类创造力正阔步向前,解放“智之力”,造就“智业文明”。数十年前,人类模仿自己蒙童时期即有的初阶计算智能,发明了计算机,开启了“智业文明”的第一阶段——数据为源、信息为流的信息时代!进入新世纪,人类正迈向未曾开垦的感知智能以及更高阶的认知智能新大陆!类脑芯片、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新技术群的层出不穷,使得人工智能短期内在图像识别、自然语言识别以及人机博弈性游戏对抗中别开生面,大有“奇点临近”之势,人类正昂首挺进“智业文明”的第二阶段——知识为源、智慧为流的智慧时代!简言之,人类文明的演进规律是从“物”到“能”至“智”之力的解放。

 

  人类理性对自然、对自我的问究,无不经历序贯的数据、信息、知识与智慧四大阶段。20世纪下半叶至今,人类积数千年文明之历史硕果,凭数千年未有之时代东风,在不到50年的时间内,接踵迈入了知识经济时代、信息时代、大数据时代。虽然时代之序看起来逆“数据→信息→知识→智慧”之逻辑,但归根结底,它们预示着人类社会正在走向集大成的最伟大时代——智慧时代!人类在相继凭借“物之力”完成农业革命、竭尽“能之力”实施工业革命后,正致力于解放宇宙间物之极、悟之际的“智之力”,以发动人类文明史上再造乾坤、集大成的智业革命!人类的前程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供给侧改革,开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国迅速掀起创新潮,创新成果不断涌现,引来全球关注与盛赞,十九大前更是好评如潮。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9月12日载文“从模仿者到创新者:中国何以会很快成为世界技术领袖”,该文指出:中国在金融技术、生物技术、智能机器人发展的新时代,估计会担负起全球领导角色。英国《金融时报》载文说,中国正告别“山寨”时代,多个新兴产业处于全球创新发展前列。中国没赶上前三次变革浪潮,但用30年走完了人家200年才走完的三次工业革命,这是很了不起的。法国《世界报》报道说,中国要从世界工场变成世界实验室,从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变成未来科技的全球老大。

 

  万物有生则机,生物为万物之太;万生有灵则智,智慧为万象之极。中华文明,开智、明慧5000余年,独立史间;中华民族,近十四万万之众,自强不息、足及全球,特行世间。日出东方,王者归来,可期新的时代。